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要闻列表

农险企业接连增资 “蓝海”市场下存各自为政“短板”

来源:太平洋安泰人寿保险  2018-01-13 17:52

    近日,中原农险发布公告称,拟新增19亿股股份,增资扩股后总股本将达30亿股。值得关注的是,此前,中原农险原有股东均为国有企业,此次新增股东中却出现新变化,两家私营企业加入,为中原股东市场化提升成功助力。中原农险表示,此次增资主要为提升偿付能力,优化业务渠道与结构等。

   

 农险企业接连增资 “蓝海”市场下存各自为政“短板”



  此外,目前我国农险市场整体发展迅猛,已列居全球第二位,5家农险公司整体发展向好,仅2016年以来,5家农险公司中就有3家相继增资,除了此次增资的中原农险,还有安信农险和安华农险。但值得关注的是,农险市场内部却并非”一团和气”,据中保协分析,目前农险公司内部存在各自为政,缺乏协同等问题,制约了农险市场的深度发展。

  市场化提升:中原农险新增股东中现私营企业身影

  近日,中原农险发布公告称,拟在其原11亿股股份基础上,新增19亿股股份,增资后总股本达到30亿股,此次增资扩股以每股1.1元的价格进行增资扩股。公告显示,共有15家公司参与股份认购,包括9家原股东以及6家新增股东,认购增资后,中原农险股东数量由17家增至23家。

  6家新股东中认购股份超过1亿股的公司有三家:华夏国鼎、恒荣汇彬、宝丰投资,分别认购2.18亿股、1.50亿股以及1亿股,持股比例为7.28%、4.99%以及3.33%。

  中原农险的第一、二大股东河南农业综合以及河南中原高速均按比例进行增资,增资后持股比例保持不变,分别为20%、18.18%,第三大股东中原豫资增持2.75亿股,增持后比例稍有下降,从14.55%减少到14.51%,仍居原位。

  第四、五为股东位置被新进股东华夏国鼎与恒荣汇彬分别持股7.28%与4.99%,公告显示,北京恒荣与华夏国鼎为同一控制人控制下的企业,两者持股比例相加为13.27%,并未超过排在股东第三位的中原豫资。

  值得关注的是,中原农险原有17家股东均为国有企业,而此次新进股东华夏国鼎、恒荣汇彬均有限责任公司,由自然人控股。

  在今年9月增资计划披露时,中原农险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增资扩股计划拟在保持国有股权绝对控股的前提下,引进社会资本,进而提升公司的市场化程度。

  华夏国鼎以及恒荣汇彬的加入,是中原农险进行市场化改革迈出的的重要一步。

  增资后中原农险前10位股东

  中原农险近年来整体发展态势向好,净利润却“上蹿下跳”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中原农险近年来的具体经营情况。成立不足三年的中原农险整体呈向好发展态势,2015年中原农险原保险保费收入为7540万元,2016年中原农险原保险保费收入为5.35亿元,同比增长610%,今年1-10月,中原农险原保险保费收入为9.45亿元,同比增长114.29%,已经超过2016年全年原保费收入。

  但盈利情况却并不算稳定,这与其运营时间不长有一定关联。从已披露的偿付能力报告来看,2016年1、2季度中原农险净利润分别为-688万元和-6558万元,随后在2016年第三季度净利润扭亏为盈,达到798万元,2016年4季度净利润实现环比768%的增长率,达到6927万元。步入2017年后,中原农险净利润也呈波动趋势,2017年1季度中原农险净利润为4371万元,2季度再次跌至负数,随后又在三季度转负为正,从2季度-4139万元的净利润转为9182万元。

  2017年9月,中原农险第二大股东中原高速发布中原农险增资扩股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在可行性研究报告中,对中原农险未来几年的经营情况进行预估,预计2017年保费收入为8.5亿元,从今年前10月数据来看,中原农险原保险保费收入已经达到9.45亿元,超出预估。与此同时,可行性报告中预估2020、2022年实现30亿以及60亿元的保费收入。

  2017年-2022年中原农险保费预估

  增资需求迫切:强化偿付能力,拓展业务内容与业务渠道

  对于此次增资的目的,中原农险表示,增资扩股是为满足偿付能力监管要求与保险扶贫项目需要,同时有助于中原农险拓展业务经营渠道、优化业务结构。

  具体来看,首先,在偿付能力层面,按照中原农险五年发展规划,中原农险2020年保费收入将达到30亿元,可投资资产20亿元,量化的保险风险、市场风险和信用风险最低资本总计将达到8亿元,若不进行增资,按照实际11亿的资本计算,中原农险偿付能力充足率仅为137%,与今年第三季324%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相比下降不少。基于此,中原农险增资,为未来大幅拓展业务,进一步夯实偿付能力“后盾”。

  其次,业务方面,中原农险表示,因受限于资本金,其在再保险市场的议价能力被约束,难以取得高保障再保险合约;因无法满足保险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20亿元、近三年内净资产不低于人民币50亿元门槛,而无法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业务;大型非车险业务方面,因资本金有限,承保上线仅为1.1亿元,瓶颈难突破等问题,增资迫切性不断凸显。

  此外,中原农险还表示,将利用互联网在创新产品、思维方式上的强势地位,探索全新经营模式,从产品研发、营销、在线服务等环节,实现单点突破,在局部场景、垂直应用中迅速扩大影响与规模。增资扩股的落地,将有助于中原农险进一步进行业务渠道的多元化发展。

  值得关注的是,在可行性报告中,中原农险提出要求,至2020年,农业保险保费收入达到17亿元,商业保险保费规模拟不低于13亿元。对于增资需求,中原保险也表示,争取在2020年前实现二次增资。

  “表里不一”:农险市场整体发展迅猛,农险公司却各自为政

  从行业层面来看,我国目前有5家农业保险公司,除中原农险外还有安信农险、安华农险、阳光农业以及国元农险,经营情况整体呈向好态势,从今年前10月保费数据来看,原保险保费收入分别同比增长7.14%、13.42%、7.04%以及14.84%。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288%、129%、182%、318%,未出现偿付能力不充足的现象。

  近两年,5家农业保险公司中有三家已进行或拟进行增资,除中原农业外,还有安华农险以及安信农险。

  2016年10月,安信农险发布变更注册资本公告,称向太平洋财险增发1.93亿股普通股,向奉贤资产增发676.8万股普通股,合计增发2亿股,募集资金4.12亿元,增发的每股价格为2.06元,增资后安信农险中股本由5亿元增加至7亿元,此次增资已在去年得到保监会的批复。

  今年1月,安华农险发布公告称,称其拟在原10.58亿股股份的基础上,新增41.72亿股,增资后总股本为52.29亿股,增资以1.16元的价格进行增资扩股。10家原股东以及1家新股东拟进行增资扩股,增资后安华农险股东数量升为22家。值得一提的是,蓝鲸财经并未在保监会的网站上找到对于此次资本变更的批复。

  农险公司相继增资的背后,是其股东对于农险市场潜力的期待。

  保监会此前披露了一组数据显示,2007年至2016年的十年间,我国农险保费收入规模从51.8亿元增长到417.1亿元;承保农作物从2.3亿亩增加到17.2亿亩,玉米、水稻、小麦三大口粮作物承保覆盖率已经超过70%,中国农险业务规模居于全球第二,亚洲第一。

  从农险业务构成来看,农险已经从传统的种植业、养殖业扩展到农村的财产保险、人身保险的多个方面。在2014年8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更明确表示,今后将健全农业保险服务体系,支持保险机构提供保障适度、保费低廉、保单通俗的“三农”保险产品。同时积极同步发展农村小额信贷保险等商业险,以及农民养老健康保险等普惠保险业务。

  伴随政策红利而来的还有政府对于农业保险的补助,2016年中原农险获取政府补助727万元,这对于中原农险的运营提供了一定的资金保障。

  然而值得关注的是,农险业务虽然发展迅速,潜力巨大,但目前的农险公司在市场运营和业务发展中还存在一定的问题。

  中保协在2017年保险业年报中明确表示,目前,从事农业保险的公司基本停留在各自为政、分头行动的状态,缺乏真正意义上的有效整合与协同应对。市场组织单一、不完善,相互保险组织、互助保险组织等没有充分发展,一定程度制约了农业保险在更大范围内快速深入发展。在局部地区,从事农业保险的公司竞争激烈,为争取地方政府和财政补贴的支持,进行白热化的市场竞争,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保险行业的形象及声誉。

  年报强调,由于市场供给主体少,产品单一,加之农民收入低,保险需求高,社会上留存了大量风险空白点,如农机、水产、养貂等特色产业保险无人经办。

  由此看来,农业保险需要进一步优化业务结构与经营模式,注重质量效益,建立新型农业保险组织体系,实现健康稳健的可持续发展。